未分类

黄瓜短视

/

身后,威尔逊又一次接起电话,回来询问西门龙霆:

“少爷,婚礼现场的布置有一部分需要你亲自去一趟。”

西门龙霆淡淡抬眸:“备车。”

“西门龙霆,不是说好了上午陪我的吗?”

“明天以后,我时刻陪着你,你想赶都赶不走。满意?”

“不,我就要今天。”

“景佳人,”西门龙霆红色的眸锐利地盯着她,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景佳人心口一颤:“没有……”

“你不是个无理取闹的女人。”

“你也知道我平时对你很少要求的,你有多久没有陪过我了?”景佳人微微攥拳,“婚礼为什么就要赶在明天,推迟不行吗?”

“一切我都准备就绪,这时候你跟我谈推迟?”

“后天?”

甜美春春秀美美纱衣

“我查过天气预报,明天是最后一个大晴天,从后天开始,连续一个星期的暴雨。”

景佳人了然,原来如此,所以他才会争分夺秒。估计他们的逃亡也跟这场暴雨有关。

景佳人叹口气:“既然这样,那好吧。”

“乖,在家等我。”他握起她的手,在手背上邪性一吻,“明天我会给你整个我。”

景佳人的眼睛突然泛湿,应了声:“好。”

西门龙霆站起身,椅子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单音节。

景佳人也忙跟着站起:“等等。”

他站着高大凛然的身形。

景佳人伸出手,把他拽歪了的领带抚平,打好,又仔细地理了理他的衬衣领子。

西门龙霆轻声笑了:“小别胜新婚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因为忙而疏忽你一段时间,看来是有必要的。”他笑得一脸奸诈,“你昨晚非常热情。”

景佳人心口哽了下,没说出话来。

“你现在也对我很舍不得……景佳人,终于知道我不在你身边,我的重要性了?”

“你……”景佳人嗓音微哑,“疏忽我是故意的?”

“一部分。”还有一部分是避免多接触,避免他发情。

“西门龙霆……”景佳人浑身乏力,“大笨蛋啊。”

西门龙霆不明就里:“让你知道我的重要性,怎么笨了?”

“没什么……你以前说过,不管你做过什么,哪怕是错的,你也不会后悔的。是不是?”景佳人抬起晶亮的眸子看着他,“西门龙霆,不管你做了什么,做完就不需要后悔了。”

西门龙霆隐隐感觉她话里有着某种暗指……

他想要细问,威尔逊握着电话说:“少爷,电话你接一下,我跟他说不清楚?”

西门龙霆伸手接过手机,对她做了个道别的手势,边谈电话边往餐厅外走。

她做的面条他倒是吃得光光的,连一口汤也没剩下。

她情不自禁跟着西门龙霆的背影走出去,走过院子,站在大门口前,看着他弯腰准备上车。

晨曦的光芒射过来,他上车的片段变成一个投影……

在往后很长的时光里,都在景佳人的脑海里停驻成一个静止的画面。

那一刻,她多想冲上前,叫住他——西门龙霆别走!黄瓜短视